威尼斯人

 当前位置:主页 > 行业新闻 >

加之互联网行业的高薪诱惑

时间:2019-04-11 作者:admin 点击:

   从财务数据来看,多家公司业绩呈现高速增长态势,这与互联网巨头客户的贡献密不可分,亦与资本的加油助威有关。
  公司股东榜显示,阿里创投位列二股东席位,持股比例为14.42%,而持股阿里创投80%的大股东正是马云。
  事实上,阿里创投早在“安恒有限公司”时期便已进入。2017年9月,安恒科技及实控人范渊曾与阿里创投等股东签署过一份《股东协议》,约定阿里创投以受让股权及增资的方式对公司进行投资,并享有对该次投资的投资与交割及股东权益等。该特殊权益安排于今年1月终止。从网络信息安全供应商,到人工智能数据服务商,再到智能硬件生产商,新一批步入科创板赛道的“选手”颇富互联网气息。
  4月9日晚,共有5家企业的科创板上市申请获受理,网络科技类占大头。这些公司的股东榜“星光熠熠”,客户名单“群英荟萃”,闪现了BATJM的身影。从财务数据来看,多家公司业绩呈现高速增长态势,这与互联网巨头客户的贡献密不可分,亦与资本的加油助威有关。
  翻看招股书材料,BATJM(百度、阿里、腾讯、京东、小米)的身影闪现其间。记者统计发现,4月9日获受理的5家企业中,有4家与互联网巨头存在密切的股权关系或业务往来。
  扎根于“互联网之都”杭州的安恒科技,“因地制宜”瞄准了网络信息安全产品的研发、生产及销售。据了解,公司的产品及服务主要涉及应用安全、大数据安全、云安全、物联网安全、工业控制安全及工业互联网安全等领域。 具体而言,公司在“新场景”方向围绕着新的监管政策要求、新的信息技术提出了有针对性的综合信息安全解决方案,推出了众多信息安全平台类产品,并逐步涉入物联网安全、工业控制及工业互联网安全等领域。“新服务”则针对网络安全形势、政企用户需求的变化以及网络安全建设模式的改变,从提供专业产品向提供专业服务模式进行转变,为用户提供从安全规划、安全设计、安全建设到安全运营的一站式专业安全服务。
  BATJM的“加持”,无疑会为这些网络科技公司额外赢得不少关注。不过,科创板对于企业科技与创新要素的考量仍是“硬指标”,且科创企业与互联网大客户的密集业务往来,也会带来业务依赖性的考问。 我们可以看到主流的归因是在于企业文化偏激和管理效率低下,外企往往被拿来作为参照的对象,而指责对象则具体到某些无良公司或者某些无能管理人员。笔者不否认这些问题的存在,但从整体上来看,这最终还是整个市场博弈的结果。
  经过20多年的发展,互联网可以说是中国市场自由度最高的行业了,这里都是民营企业的天下,诞生了一个个传奇故事,伴随着一个个涌动风口的,也是资本的接力棒,在这里,资本、人力、市场、用户多方的角逐最为精彩,也相对最具市场化的公平,宏观调控在这里很少出现,政府的手也很难干预。
  在一个自由市场,996在互联网的普遍出现,就不能简单粗暴地归在某一群人的身上,这是市场多方博弈后最终呈现的结果。其中一个较为显著的原因就是,在人力招聘市场,互联网早已逐渐进入买方市场,在企业方面前,求职人员是不具备足够的议价权的。
  某种意义上可以说,这是中国互联网20年来狂飙突进留下来的后遗症,尤其是移动时代开启后,在风口经济的催熟下整个市场加速度明显,无数创业公司前赴后继,在吹大泡沫的同时,也创造了无数新的就业机会,加之互联网行业的高薪诱惑,无数人才涌进行业。
  在一个风口接一个风口的大环境下,即便无数公司死掉,也会有新的公司诞生,给就业人员提供了源源不断的跳板,所以即便不如国企事业单位稳定,但在整个市场蓬勃发展的过程中,互联网从业人员是有安全感的,因为技术经验都会带来个人价值的稳定感,在抢人大战中,还形成了“跳槽即涨薪”的潜规则。
  但泡沫终究是会破灭的,甚至连行业都会消失,从移动社交到O2O,从网贷P2P到手游,从无人货架到共享单车,办公室资源、带宽资源可以跳出行业回到整个大市场中循环使用,但人力资源怎么办?没有企业来接盘了怎么办?裁员潮下,市场的人才供给充足,而企业方需求有限,996的工作你不做,多的是人抢着做,在生存面前,其它都是浮云。市场无情,但市场规律就是如此,起码从市场角度出发,这个问题还不以求职者的意志而转移。
  既然结果已经注定,相比各方观点更值得玩味的,是996早已普遍存在,为何才在近期突然爆发大规模抵制运动?
  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,码农爆发了
  硅谷有一句格言:Keep growing,fuck everything else。只有增长是重要的,其他一切都不重要。这句话也被国内的互联网创业者奉为圭臬,王兴就曾表示过:只要你能保持高速增长,所有的问题都至少在短期内能够被容忍,被掩盖,或者不会爆发。可能很多问题当时是个问题,你长大十倍、百倍之后它就不是问题了,甚至不需要解决他就自然而然地消失了。
  反过来一样,一旦增长出现停滞,那么积压的问题都会一一爆发,劳资问题就包含在其中。
  在中国这个讲究谦逊低调务实的土壤中,互联网的创业者开创了PPT融资和讲故事的发展模式,在老板画的大饼下,在肉眼可见的数据增长下,在远高于其它行业的高薪下,码农们也默认接受了996的现实。但这一切在去年迎来了一个大转折,资本寒潮袭来,独角兽们纷纷带血上市,互联网泡沫加速破灭,裁员潮来临,行业周期缩短,区块链更是在半年时间内上演了从兴盛到衰落的大戏,真正展示了什么叫做“币圈一日,互联网十年”。
  当似锦前程化为镜花水月时,饱受996折磨的互联网从业者终于爆发了。
  在反对996的人群中,有两种人表现得格外积极,一种是在校学生或者刚入行不久的职场新人,以90和95后为主,受成长环境所影响,他们对于潜规则的耐受度更低,对于权益与义务的边界更为敏感,对公平和人道主义的渴求度也更高;另一种则是人到中年或已近中年的互联网人,尤其是还奋战在一线的程序员,他们对于高强度长时间的工作负荷身体感受最为明显,有知乎网友算过一笔账,从研究生毕业25岁开始工作,到34岁感受到明显的身体下滑,然后被企业嫌弃甚至淘汰,社会能容纳一个人的正常工作时间只有9年,这是一件多么荒唐的事情。 安恒科技等5家企业的科创板上市申请4月9日晚获受理,其中4家的股东榜“星光熠熠”,客户名单“群英荟萃”,闪现了BATJM的身影。
  小米之于石头科技,更是“贵客”。身兼公司客户、分销渠道和股东多职,小米是石头科技最重要的商业伙伴。据披露,2016年至2018年,石头科技与小米集团的交易金额占公司主营收入的比重分别达100%、90.36%和50.17%。从主营业务上来看,石头科技除自有品牌“石头智能扫地机器人”和“小瓦智能扫地机器人”外,占比最大的一项业务,即为小米定制品牌“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”。
  穿透可见,石头科技的第二大股东顺为,实控人为小米董事许达来;公司第三大股东天津金米的实控人为雷军。若将两者视作小米系成员,则合计持股比例达24.7%。
  主营网络安全的山石网科背后,同样有互联网公司“闪现”。据披露,国内互联网服务领域企业北京奇虎位于公司股东榜第六位,持股比例为4%。与此同时,公司已将腾讯、阿里、美团、京东等互联网巨头纳入其客户行列。
  人工智能数据资源服务商海天瑞声的客户名单亦“群星璀璨”。据披露,阿里巴巴是海天瑞声2018年最大客户,营收占比达到26.88%。排在客户榜第二至第五位的分别是三星、腾讯、微软和百度,前五名客户营收占比59.06%。
  据介绍,海天瑞声的产品已广泛应用于客户研发的个人助手、语音导航、搜索服务、机器翻译、智能音箱等多种人工智能产品中。目前客户累计数量近400家,基本覆盖了主要的大型科技公司、人工智能企业及科研机构。
  业绩“长势”喜人是否拥有高增长动能与高成长空间,对科创企业的长远发展而言至关重要。从近三年的业绩增速来看,此次多家科创企业“长势”喜人。
  如石头科技2016年到2018年的营收,从1.83亿元跃升至30.51亿元,归母净利润更是从亏损1124万元扭转为盈利3.1亿元。尽管公司2016年9月才推出首款产品,但据最新研报显示,2018年前43周,“米家智能扫地机器人”和“石头智能扫地机器人”的线上市场占有率已分别达到12.8%和10.1%。
  这得益于公司在技术上的领先地位。“其貌不扬”的智能扫地机器人,集合了激光雷达技术及相关算法应用。据介绍,它能在通过基于激光测距传感器、惯性测量单元等传感器的SLAM算法构建出户型地图后,再根据户型地图进行定位,同时通过AI算法规划出智能、高效的清扫路径,有效避免漏扫重扫。
  山石网科亦在报告期内实现了业绩的狂飙突进。财务数据显示,2016年至2018年,公司分别实现净利润118.5万元、6005.22万元、7218.68万元。山石网科在网络安全领域前沿技术领域的探索与创新还远未止步。据悉,公司此次发行募集资金拟用于网络安全产品线拓展升级项目、高性能云计算安全产品研发项目和营销网络及服务体系建设项目,合计拟投入募资8.94亿元。
  安恒科技最近三年78.05万元、5491.13万元和8462.45万元的净利润增长曲线,同样夺人眼球。依托网络信息安全基础产品、威胁情报探测能力及持续的基础研发,安恒科技围绕新一代信息技术,形成了以“新场景”及“新服务”为方向的专业安全平台产品和服务体系。